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官居一品 > 第七六七章 《登极诏》 下

第七六七章 《登极诏》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徐阶找沈默,除了这些师生间的事情外,还有桩公事,命他筹备新君的‘登极礼’。
  
      尽管大行皇帝尸骨未寒,但家不可一日无主,国不可一日无君;虽然在宣读遗诏之后,大臣们便以‘皇上’称呼新君了,但毕竟还未正式登极,名不言顺事不行。所以政治现实迫切要求还沉浸在‘丧父’之痛的新君,赶紧正式登基。
  
      惯例是,一做完先帝头七,礼部便开始筹备登极大典,因为高拱和李春芳同时入阁,现在部里最大官儿,也就是沈默这个病休中的左侍郎了,所以给他这个差事,也算理所当然。况且对他也是有好处的……可不能小觑了这差事,正统王朝用以治国,不外乎,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。帝王嘉礼,又是礼的最隆重体现,而,登极礼,又是一朝的首礼,向由尚书亲掌。只要沈默把这件差事办好,在百官心目中,便是礼部尚书的不二人选,往上走的路便平坦了。
  
      接受了任命,沈默马上就进入状态,当天晚上比照《会典》,拟定了一个详细的工作计划,并按《会典》所境定上了《劝进仪注》,请求嗣君早日即帝位,又拟就另一份《登基仪注》随疏附上……对接下来新君要注意的事项,给予细致的讲解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他把这两道奏疏一递,便不用哭丧了。径直来到午门西侧的值房里,命人收拾出一间,作为大礼筹备处,自有一干礼部属员前来听差。
  
      沈默命人将钦天监正传来,好确定新君登极的黄道吉日。
  
      钦天监正周延德须臾便至……国丧期间,官员都在衙门里为皇帝守孝,不准请假,不准回家,差遣起来倒也方便。
  
      周延德早就日看黄历、夜观星象,把日车看好了,沈部堂一问,便告诉他,三天后的八月十四就是好日子,并将相关文书呈上。沈默阅看无误,便定下了这今日子,虽然时间有点紧,但登极礼必须要赶紧,拖得越久,就越显得他这个主管**。
  
      日子定下来,却不能马上筹备,还有一道历来最让人腻味,却又乐此不疲的戏码要演过才行。沈默便一面和右侍郎殷士瞻敲定若干细则,一面又对属下耳提面命。虽然离开礼部已经快两年,部里已经换了一拨人。但殷士瞻也是裕邸旧人,下面的郎中大都仰慕沈默的大名,所以左右上下如臂使指,在轻言细语间,沈默便把一个繁复的大差事,分解成了一个个小差事。再把这些小差事明确到人,使每个人都各有其司,又不至于太偏劳。不知不觉间,他便把众人的紧张情绪舒缓开来,让殷士瞻不由赞叹,此人的行政能力,果然已臻化境。
  
      把任务分配好了,沈默看向不知何时进来的王启明:“劝进人等都找好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回大人”王启明比原先胖了不少,看上去倒年轻了一些,只是猥琐的气质不曾改变,闻言点头哈腰的笑道:“都找好了,仕农工孝老,一百多人都在午门外候着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先带他们**练,待我与殷大人去请诸位勋贵,”沈默道:“时间紧迫,不可懈怠。”
  
      王启明连声应下,退子出去。
  
      沈默便与殷士瞻拿着拟好的名单,到宗人府公侯守孝处,请了成国公、英武侯、清河伯等十几位公侯伯驸马,请他们作为公卿代表,率领百姓代表上表。这就是史上常演的上表劝进,就是由这些公侯伯驸马、士农工孝老,组成的请亐愿团,到午门外上表请嗣皇帝登基。
  
      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
      待稍事**练后,翌日辰时礼部官员便指引请亐愿团,来到位于紫禁城外朝中路、太和门东侧的会极门前上万言表劝进,虽空洞无物,却得一丝不芶地进行。
  
      嗣皇帝接到《劝进表》,也按礼仪作了谕答,由司礼监宣读于会极门,**:“览所进笺,具见卿等忧国至意,顾于哀痛之切,维统之事,岂忍遽闻,所请不准。“意思是,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俺刚死了爹,心里正痛着呢,哪有心情讨论登基的事儿,所以大家请回吧。
  
      在边上冷眼旁观的沈默,不禁想道,如果大家就这么散了,里面的皇帝会不会疯掉。又一想,疯掉是不可能,但自己肯定要倒霉了。遂赶紧道:“新君至孝,然国不可一日无君,我等须得再请!”于是再进一表,又被新君退回,这次的理由是,我感觉自己还不称职,所以还是不能答应大家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公卿和百姓的戏演完了,沈默率领文武百官入会极门,上文华殿,再次请进。还是百官的面子大,千呼万唤终于把还沉浸在,丧父之痛,的嗣皇帝请出来,听宣读官读完百官所献的第三道深奥艰涩的《劝进表》。这次新君没有拒绝,而是召内阁、五府、六部等大臣进殿,煞有其事地商议一番,然后按内阁票拟传出谕旨:
  
      ‘卿等合同陈情系再系兰,只悉忠恳。天位系重,诚难交虚,况遗命在行,不敢固逊,勉从所请。’
  
      于是群臣山呼万岁,庆祝大明又有新主;钦天监正出班,奏两日后便是吉日;新君认为太快,群臣又是一阵劝说,请陛下从速登极,新君才勉为其难答应下来。
  
      日子一定下来,大家就回去换好衣服,等着参加仪式就好,沈默这边却开始了废寝忘食的忙碌匕工作量十分的恐怖,要用两日时间,将大到宝座、案子、云盘、云盖,小到香烛水果、黄纸金线,等一应数万件物品备齐,并将其安放在相应的地方。这时候,司礼监也加入进来,没有这些为业人士帮忙,休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把这些东西凑齐摆好。
  
      好在马森和黄锦都跟沈默关系不错,没有推诿扯皮,内外廷紧密配合,紧锣密鼓的准备了两昼夜,终于在十三日下牛基本备齐。然后司设监连夜在中极殿设御座,这里是仪式开始前,新君休息的地方,所以可以简单点。
  
      主要仪式自然是在三大殿之首的皇极殿举行,由各衙门重点布置……司设监设宝座;尚宝司设宝案,锦衣卫设云盘、云盖于殿内东;鸿膀寺设表案于殿外丹陛,教坊司安排,中和韶乐,于丹陛两侧……但这支百人乐队只设而不真正演奏。整个仪式上,他们的任务便是默默的站着,充当摆设。
  
      新君登极乃国之大礼,当隆重举行,但处于大丧期间,又要表现出哀思,妥协之道便是既要隆重又要肃穆……这支沉默的乐队便是这种妥协的代表。
  
      另外还要在承天门上设立读案、云盖,在午门外设一抬云舆……至于细节的摆设不胜其繁,按下不表。除了监督会场布置外,沈默还负责组织百官以及参加大殿人员,连夜进行彩排演练,确保仪式流畅进行,万无一失。
  
      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
      翌日寅时,新君便派出四位内阁大臣,分别前往南北郊、太庙、社稷坛祭告。他自己则在沈默的陪同下,来到父皇的樟宫,行四升礼,沈默为新君读祝文,焚烧以告先帝,然后新君再行四拜礼,完成了受命。
  
      这时新君终于可以脱下臭烘烘的孝衣,穿上最隆重的豪冕之茶……也就是十来天前,嘉靖穿过的那种,当然是全新的。
  
      话说这也是朱载垕第一次穿上皇帝的服饰,之前十来天,一直披麻戴孝,持孝子杖,跟要饭的差不多。
  
      沈默也换上了深色祭服,看着新君襄冕堂皇,令人不敢逼视,便微笑问道:“陛下感觉如何?“
  
      朱载垕想了想,回答道:“憋闷。”这是实话,帝王服饰中,数这套冠冕配件最多,穿起来沉且复杂,想必不会舒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