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官居一品 > 第七四六章 覆灭 下

第七四六章 覆灭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他还有封信要我带给大人。”胡翦从怀里输出个小纸卷,展平了递给沈就。
  
      沈就便借着油灯展阅,只见上面写道“大人施用离间,欲伎我兄弟骨肉相残。我那兄长鬼迷心窍,焉能不入彀中?然我做此,设计虽巧,并非无缝,若非在下心灰意懒,逆来顺受,万不能教大人如此轻易得售。”
  
      j$现已于事无补,但为免大人小觑我赣南之士,故稍作破解:赖清规遣心腹假扮李珍使者刺探,大人以假应假,使其深信不疑。此计可瞒天下人,却瞒不得在下一一无他,当事者而已。若在下向大龙头竭力分辩,并请派员与本人部下再赴龙南,必可证明所谓‘李珍使者-子虚乌有,则大人之计破灭矣。”
  
      在下知而不言,皆因对大龙头失望之极,纵此关得过,亦是螳臂当车,覆灭已成定局。在下知而不言,非为求一己之私利,我知自己罪孽深重,百死莫恕罪过之万一,且已生无可恋,不愿再苟活世上。故将朋友送来之‘鸡叫还魂丹-,转赠胡将军,大人读此信,其当以安然而返,幸甚,幸甚。”
  
      呜呼,自陈胜吴广起义,历汉、唐、宋、元之李,每至末世,良民揭竿而起、百姓变为盗寇,何也?皆由主昏致乱,捐税太苛,贪官污吏,刮民骨髓!须知下民虽易虐,众怒却难犯;一欺小民无可忍,能把皇帝拉下马;纵络强若擎天柱,敢学共工触不周”
  
      成王败寇,黄土一坏,多说无益,止蜡笑耳。唯愿大人善待黎庶,并嘱继任萧规曹随,则赣南永定,山民幸甚!若大人只为权宜,不顾百姓,事定之后,故态复萌,则必有李文彪、赖清规等人复生,彼时再战草莽,看尔如何取信百姓?明必亡”
  
      看完之后,沈就!$其递给沈明臣,沈明臣快浏览一遍,又递给余寅,哂笑道:“这才叫煮熟的鸭子嘴硬啊,办法是没错,可早没想出来,又有什么用。”余寅却低声道=“这倒是个人才)可惜啊可惜一一一一一一”“没什么好可惜的。”沈就呵呵笑着指指胡勇道:“我更看重的,还是咱们自己的人才。说着朝他重重点头道:“做得很好,你是这次赣南平叛的功之臣!”胡勇生性混不吝,但此刻却不好意思起来道:“俺可当不起。”“你当得起!”沈明臣竖大拇指道:“由于你一人的贡献,我军会少死成千上万人,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功德啊!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:\}”胡勇挠挠后脑勺道=“俺还真没觉着自己干了啥一一一一一r”回想起自己那几天的经历,仿佛在做梦一般,喃喃道:“还是大人和沈先生厉害啊,把那赖清规琢磨的透透的……”说着一脸佩服道:“你们的计策太厉害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谈不上多厉害。”沈就轻轻摇头道:“咱们的计策算不上多新奇,赖清规也算一个雄茵,本不该入彀如此之深。”顿一顿,他低声道:“这般反间计他竟全然没有分晓,其实是被自己的私欲蒙蔽了眼睛……”“啊……”胡勇瞪着懵懂的眼睛,等待答疑解惑。
  
      “他原本以为,李珍被我们俘虏了,必然再无生还之理,他填可以顺理成章的得到那黑甲军。”沈明臣为他解释道:“所以他才冷对营救李珍一事,就是不想再看到这小子,谁知黑甲军忠心救主,我们也配合,竞让李珍回去了,这下赖大龙头的心情,肯定是黄连拌柿子,又苦又涩呀,对坏他好事的李珍,自然是恨之入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再好的计策,也要建立在对手本身的缺点上。”余寅缓缓道:“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,如果他们彼此信任,任何计策都离间不了他们。
  
      “相反,如果他们相互之间,本来就充满了撸忌和提防”沈明臣接过话头道:“就很容易中计了……”顿一顿道:“甚至不排除,他一开始是将计就计,想找借口除掉李珍,谁知黑甲军的反应太过激烈,才让他鸡飞蛋打罢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不要再讨论过去的事情。”沈就站起身来,沉声道:“把注意力放倒咱们的战场上吧!”嘉靖四十三年九月,赣南剿匪战役正式拉开帷幕……
  
      官军由刘显、戚继光、俞大猷三人率领,日夜兼程,直扑下历。在慎重分析形势,三人认为,虽然官军可以动五万人以上的攻势,但赣南山区山高险峻、地形复杂,用大兵团作战,等于拳头打跳蚤,难以奏效。而且在这种情况下,补给变得十分困难,尤其官军还携带了大量的火器,如何完成补给,就成了让人绝望的命题。所以想投入
  
      大部队作战,不摄于做白日梦。结果近七成的兵力用在控制交通要道、负责保护辎重转运上,而真正的拳头部队,不到两万人。但与上次张臬主持的进制相比,这次的军事行动,显然准备更足,先期工作也做得最充分。先,所有参战部队都接受了严格的山地训练,戚继光、刘显等人集思广益,摸索出一整套山地攻坚妁作战策略。并备齐了所需装备……其中火器的配备最为引人注目,长短火铳、便携式的佛朗机,大量经过轻量化的装备,被下到每支独立的作战部队中,并得到了充足的新式弹药,经过大量测试,检验效果极好。
  
      当然这些辎重物资哪怕是从广东运过来,也是一笔巨额的军费支出,沈就奏请将江西省查抄严嵩父子的财产枝留一半,然后由徽商捐资百万,才堪堪应付过去。
  
      其次,经过一连串切实有效的行动,官军在赣南地区的形象得到扭转,沈就的剿匪大计也得到了广泛认可。在大势所趋、利益诱惑之下,畲族各部虽然碍于往日的情面,不愿明着帮助官军剿匪,但至少能保持中立,甚至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  
      至少官军在他们的帮助下,绘制了精确的赣南地形图,对这里的山水道路、险隘谷道,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,这无疑对整体战略的制定,有-极重要的参考价值。
  
      正是有了明确的目标,在进入下历后,三人才敢于分兵,各率本部从西、南、北三个方向包抄,采取各个击破的作战方略,先行攻击辂清规的外围山寨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一反常规的作战方式,乃是针对赖匪目前士气低落、人心涣散的状况。先行打击与赖清规关系疏远的旁系,这些人大都是被杂斌拉入伙的,现在栗斌一死,自然与赖清规离心离德,不可能为他拼死拼活。
  
      结果戚继光和俞大猷两队进展的十分顺利,往往是明军刚到山下,对方已经派人来问,如果带队投降,能封多大官职,给多少赏赐了;而且往往不是一座山寨单独谈判,而是好几个一起谈,且不断还有山寨加入。这种情况,自然有经略府派出的文官来处理,军队保持威慑就好。
  
      但刘显那边却遇到了死硬的抵抗,他也不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……那样的话,到哪里立去?于是天雷勾动地火,双方便招呼上了。叛军以往常的经验,满以为在寨口据险而守,便可万夫莫开,群殴阿婆,敲木鱼般的胖揍官军便可。但这次他们失算了,因为在冲锋之间,官军先打了炮。
  
      在这今年代,打*炮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儿,远了不说,单说年初张臬攻山时,就打过不少炮弹,那些‘铁馒头-固然威力巨大,可毕竟数量有限,只要不太倒霉,或者躲藏好了,就不会被砸到。
  
      所以看到官军又推出小炮来了,叛军一点都没有慌张,反而从掩体中露出身子,大胆的向下面投掷滚石擂木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