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官居一品 > 第五三零章 是巧合?还是?

第五三零章 是巧合?还是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9ooo87378第五三零章是巧合?还是?
  
      口牲
  
      《易经》有云,“观乎天文以察时变,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小,意思是,君主通过观象台了解天象以察时运;通过贡院考察人文,以教化天下。所以顺天贡院座落在京城崇文门内东南角上,与观象台相对而立,取得就是这个喻义o小吟荡的分割说吟荡的广告“屋’它修建于永乐十三年,起于元钱弃匕部的旧址,自有明以来便是朝廷抡才大典的重地,除了承办北直隶一带的乡试外,还是全国会试的场所。所以在全国十五所贡院中。数它最大最尊贵,其规模之宏伟壮观,只有亲身体会才能感受的到。
  
      沈默从四抬的绿呢大轿下来时,只见繁星满天,斗柄倒旋,才网过半夜。他整整袍服,迈着沉稳的步伐向贡院门口安去。八月的京城,已经完全是秋的模样,在这凌晨时分,已经有了几分料啃的寒意。
  
      里面是三座比肩而立的青石牌楼,盘龙雕凤,芝灵纷缀,看上去甚是华丽庄严。左边的牌坊上的外面写“腾蛟,两个大字,里面刻着“明经取士,四字;右边的牌坊上外面刻着“起凤。两个字,里面写“为国求贤。而中间最大的牌坊,则只有正面有字,是永乐夫帝御笔题写的“天开文运,四个大字。
  
      透过牌楼远望。广场尽头便是贡院。贡院的墙有一丈五尺那么高,上面还布满了荆棘,防止有人越墙作弊,因此贡院有“棘闱”“棘院。之称。四个角上还建有望楼,便于膘望观察这哪是考场啊,根本就是戒备森严的监狱嘛!
  
      远远能听见谤楼传来的三更天的鼓声。沈默只见贡院门前的官道上,已经是灯火透明,专门派来监场的京营兵丁,一手持着灯笼小一手反握着腰间的佩刀,昂腆肚、神情冷漠的排成两排,将整个贡院的范围都警戒起来
  
      沈默知道,这些兵丁不只是协助他监考,还是监视他们这些考官。“’
  
      当他将目光,从远处移到牌楼下面时,现那里已经站了几十号官员,那都是他此次秋闱的属下了。
  
      沈默走过去,那些人便在两位副考的带领下,沈默还礼一笑道:
  
      “诸位,多余的话我不说,就八个字“齐心戮力、同舟共济
  
      众人都点头道:“尊大人号令!”然后一一相见,两位副主考一个是内阁司直郎、左赞善张四维。一个是翰林院侍讲吕调阳,三人见面不由会心一笑,暗道这次乡试的规格可够高的可不是嘛,他们三个。虽然官位不算太高,都是些五六品的货色,但本身成色摆在那里啊!
  
      沈默,嘉靖三十五年,丙辰科状元。
  
      张四维,嘉靖三十二年,癸丑科,庶吉士第一名。
  
      吕调阳,嘉靖二十九年,庚戌科榜眼。
  
  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话,三人都有足够资格独立担纲此次顺天乡试,现在却要一起来完成此事。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就是上面无比的重视。
  
      再看十八位同考官中,也有好几个老相识,有沈默的同年,大理左评事胡应嘉、行人司行人孙昼阳。还有王师的小儿子、王世贞的弟弟王世您,以及另外几个他也认识,却没必要一一介绍了。
  
      不一会儿,吉时到了。贡院前三炮响,在沈默的注视下,兵丁将栅门缓缓打开;又是三声炮,大门开;再放三声炮,龙门也开了!共放九声大炮,封闭了两年半的顺天贡院,终于重新开门了!
  
      放过了炮,沈默便领着他的考官们,从道右侧走入了贡院,另有一排锦衣卫,从左侧并行进入,他们便是此次乡试的监试官了,领头的那个总监沈默还认识6炳的十三太保中的一个,北直隶千户所的千户朱九。
  
      他看朱九一眼,朱九便马上察觉,鹰隼般锐利的目光,一下子迎了过来,待现是沈默后,马上敛起了锋芒,面上甚至还挂起了淡淡的笑,但这里不是打招呼的地方。双方目光一对,便收回去直视前方。
  
      两行人穿过一排排考舍,到了至公堂,堂前已经摆出了香案,案上香烛贡品一应俱全。文武官员们在堂前站好,独独朱九向前一步,转过身来,清清嗓子道:“有圣旨!”
  
  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”沈默便带着众官员跪下接旨。
  
      这时,朱九拿出了圣旨,宣读了对沈默等人的任命,
  
      朱九将沈默等人的任命宣读一遍,末了合上圣旨道:“昨儿太保大人话,他老人家说皇上要我给沈大人及诸位带个话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臣等聆听圣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陛下说你们也许认为。三年一次大比,只是例行的公事,对大明朝来说,确实如此,但对你们这些人来说,却是关系到前途、甚…一咙的次科考;你们数些考是联挑出来的,不是旺口第。就是清要世家,官声很好,前途似锦。联正要用这个机会,看看你们到底是真把式、还是假把式,能不能担起更重要的担子?”朱九背了整整一夜。才能像这样脱口而出,道:“科考是国家的抡才大典,关乎着人才选拔、国家兴旺和政治安定的大事。一定要公平取士,一定要立心为公。不能偏私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朱九的目光变得森然无比,扫过众人道:“如果谁心存杂念,现在就请出去,错过了这个机会,辜负了陛下的期望,我就要对这些人绳之以法!到那时,你们可不要说本官不通人情!”
  
      朱九代皇上话完了,沈默便上前拜大案。待其身后,就有衙役用两把遮阳遮住了他的脸。张四维上前,跪请三界伏魔大帝关圣帝君进场来镇压、请甩将军进来巡场。而后衙役放开遮阳,沈默又三。九拜行过了礼。
  
      然后吕调阳跪请“七曲文昌开化樟潢帝君,进场来主试,吕调阳请魁星老爷进场来放光,沈默依旧上前三恭”当然,每次他行礼后面人都得跟着,一下也少不了。
  
      请过了关公周仓、文曲文魁,沈默这才起身升座,便见一排排考舍前,已经站了两队兵丁,菌道上、每排前都立着两人,一个手持红旗,一个手持黑旗。小吟荡的分割说吟荡的广告“屋’沈默点点头,边上的上便一起烧纸,那些持旗的兵丁就放声大喊道:“恩鬼进,怨鬼进!”原来那红旗是用来招考生的恩鬼的,黑旗则是招考生的怨鬼。平素行善积德,就有恩鬼前来报恩,给你捶捶背、揉揉肩、甚至帮你打个小抄啥的;若是平时坏事作尽,说不得就有来给你捣乱的,比如把墨汁子给你洒了,让你直接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正好一阵风飒飒穿过而道,将那些纸、灰漫卷起来,滚到红旗、黑旗底下,就连沈默这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也是脊梁嗖嗖麻,心说“不会真有鬼吧。?
  
      请完了鬼神,这才进入致公堂”只有考官可以进,那些监试官们便散到考场各个角落,履行各自的职责去了。“’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